最新鲜的资讯,最有趣的事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圈 > 文章详情

《母亲》口碑扑街大表姐表示很开心

2017-09-21 04:41:06 332 位女神已鉴定 我要分享:

《母亲》口碑扑街大表姐表示很开心

《母亲》主演詹妮弗·劳伦斯

时光网多伦多讯 在导演 达伦·阿罗诺夫斯基的新片《母亲!》中, 詹妮弗·劳伦斯和 哈维尔·巴登扮演了一对生活在偏远乡村的夫妻,但他们的平静生活却被一对忽然造访的陌生人夫妇( 艾德·哈里斯和 米歇尔·菲佛饰)打破。随着事情一件件地脱离控制,劳伦斯所扮演的角色不得不面对越来越多来自这对不速之客的侵略行为。

上周在多伦多电影节上,时光网有幸对詹妮弗·劳伦斯进行了一次访谈,主要聊了她的这部新作品,同时也聊了一些与她生活相关的问题。

Mtime:在威尼斯的时候,《母亲!》首映之后收到了一些观众的嘘声,你是怎样的心情?会不会很介意?

《母亲》口碑扑街大表姐表示很开心

《母亲》口碑扑街

詹妮弗·劳伦斯:没有,我觉得挺好的。达伦的所有电影都在电影节上被嘘过,人们的意见本来就会有所不同,我们也没想让这部影片成为大众心中的宠儿。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要把这个信息传递出来。这是一部很沉重的影片,它迫使你去感受去思考。我爱这部片子,也以它为骄傲,没有任何一部影片和它一样。对达伦来说,要提炼出那么多庞大的主题,再将它们凝缩到一栋房子中,一对夫妻身上,这是很伟大的,反正我从来没听说过类似的电影。但这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的,所以我不介意,我完全不会把那些嘘声放在心上,事实上我反而有些开心。

Mtime:我很确定仍有很多很多观众尤其是那些在 《饥饿游戏》中认识你的年轻女孩子们都被这部特别的影片吸引住了。你觉得她们看完这部影片会是什么样的心情?是欣喜还是内心受伤?

詹妮弗·劳伦斯:如果她们看完以后内心受伤,那很好,这就是我们让人们行动起来,停止他们对地球母亲所做的事情并开始反思的方式。我们强迫人们、伤害他们越多越好,但我们不仅仅只是在做这件事,我们是在为虐待我们的星球发表声明。所以我希望她们会觉得心里受伤,这样才能迫使她们去行动。

Mtime:达伦非要坚持将片名的“mother”单词小写,他有告诉你们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吗?

《母亲》口碑扑街大表姐表示很开心

正式海报上所有字体均为小写

詹妮弗·劳伦斯:我不知道,但是我猜测,是因为这部电影里的角色姓名都不太能表达影片的意义,并且也没有一个其他合适的名词,所以“mother !”小写是为了告诉你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名词,而是比它实际的意思代表更多。

Mtime:某种程度上这部影片好像是一个关于名人的寓言故事,关于人们对名利的渴望有多贪婪。你作为一名公众人物,是怎么面对名利的呢?

詹妮弗·劳伦斯:如果没有粉丝们的支持,我就不能做我喜欢做的事。如果人们不想来看我的电影,我就不能再拍电影。所以我对每一个人看我电影的人、支持我的人都心怀感激。每个人都想要自己的私人空间,不希望自己的私人空间被别人侵犯,也有权利要求如此。几年前我还在要求自己一定要对每个人都彬彬有礼,但现在完全不同了。我现在只要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如果我没有安保,如果我就是自己一个人,那当我的个人空间被侵犯时,我会保护自己。我也渐渐明白了一个事实,就是自己不用必须成为别人最好的朋友,也不用非要在公共场所和别人自拍,这样生活就会变得简单一些,不会那么焦虑了。我没必要让自己必须要带着帽子和墨镜,或者身边有保安的时候才能去一趟食品商店。我在纽约喜欢在我的邻里之间四处闲逛,去商店里买自己需要的东西,如果路上碰到人们让我感觉不舒服,我就忽视他们继续往前走。我很感激自己可以这样做,但就像任何工作一样,你不得不找到方法来让自己适应这种环境。

Mtime:你在现实生活中最害怕什么?

詹妮弗·劳伦斯:我现在正在克服自己对坐飞机的恐惧。我之前有过几次很糟糕的飞行体验,虽然自己一直试图忘记那些经历,但我还是很害怕。我还害怕当众出丑,害怕每次去别的地方的时候离开我的狗。

Mtime: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你都没有一个稳定的住所,但现在听起来好像你已经在定居在纽约了是吗?

詹妮弗·劳伦斯:我在纽约买了房子。在洛杉矶暂时没有住所,因为房子在我生日那天被毁了,我那会儿出去拍戏,房子发水灾了,好像是热水器破裂,说是像火山喷发一样,不过现在好像快修好了,还挺棒的。我现在还是不怎么做饭,不过我有一个烤箱。要是必须得做饭的话,我就烤一整只那种塞了橘子瓣在里面的烤鸡。

Mtime:你已经拍完了 《红雀》,影片明年就要上映了。那接下来你的下一部作品是什么?是拍朗·霍华德的《Zelda》,还是继续你自己的导演处女作 《Project Delirium》?

《母亲》口碑扑街大表姐表示很开心

大表姐和艾米·舒默

詹妮弗·劳伦斯:我本来早就为导演这部片子做好了准备,但后来又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其他的挑战,于是就演了《母亲!》。演完之后我又觉得“天哪,我现在仍有各种不一样的选择,在演戏这条道路上我还可以做很多不一样的事。”所以现在我把 《Project Delirium》放在了次要的位置上。目前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打算去尝试做导演了,因为我现在正在和世界上最棒的导演们合作,我想从他们身上多学些东西。不过我真不知道下一部要拍什么,我确实要和朗·霍华德拍《Zelda》,但我和 艾米·舒默一起合作的喜剧片也要提上日程了,所以我现在也不确实下一部是什么。

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