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鲜的资讯,最有趣的事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微文青 > 文章详情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2016-07-10 03:10:12 332 位女神已鉴定 我要分享: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睽违三年,我们的小队长卢广仲终于出新专辑啦!只能说让歌迷们等得好~苦~呀!从2014年卢广仲到内政部社会司服替代役之后,歌迷们就引颈期盼小队长退伍的那一天,期待他再度拿起吉他快乐的哼哼唱唱。但你知道卢广仲在退伍后碰到了创作瓶颈吗?这个低潮让他变得沉寂、负面,也让他重新定位自己,并用「从台北走回台南老家」这个举动来找回珍贵的自由与自我,关于新专辑《What a folk!!!!!!》的小秘密,让妞编辑一次来报给你知!

新专辑《What a folk!!!!!!》的创作理念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卢广仲说自己在旅行或在家休息时都有「听一整张专辑」的习惯,不只是因为这样听很流畅之外,他认为歌曲是可以携带一些记忆的,当你回到家时,再度听见自己曾经在旅行时听的音乐,就能重温当时的所有场景与回忆。接着他补充说道:「我觉得『民谣』是非常适合从第一首一直听到最后一首的曲风」,同时也代表着「内心的口白」,当你遇到所有好或不好的事,都可以说声「What a folk!」。民谣其实也是「众人」的意思,由日常生活代谢而成,所以我觉得我们每个人都跟「folk」有关係。

此张专辑与以往作品的不同之处?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相信歌迷们都有发现,此次卢广仲回归还带了一个新乐团「Nerd Punk傻瓜庞克」,而这次新专辑《What a folk!!!!!!》全都是他们在录音室里一起创作出来的。关于这次作品与以往最大的不同之处则在于《What a folk!!!!!!》完全没有使用到电吉他与任何效果器、合成器,基本上就是一张非常acoustic的专辑。但在folk里也有加入其他元素,像是庞克、swing jazz等等,所以其实超越了大家对于「民谣」的刻板印象。

新专辑的製作、企划、摄影、造型、文案你都有全程参与,哪个环节最让你头痛?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卢广仲笑着说:「我觉得最头痛的还是音乐。」毕竟想了这么多有趣的文案、企划全都是要让这张专辑给大家听到。其中最痛苦的是他跟录音师一起在录音室里录同一个桥段超过50几次,简直进入了「涅槃状态」。但求好心切的他依然认为好可以要再更好,一切都是为了想把最好的音乐呈现给歌迷们。

碰上创作低潮后,你是怎么突破困境的呢?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容易碰到瓶颈的人,不管是创作还是各方面,因为我的行动力很低」(正色)讲完之后卢广仲还是笑了,他说他有时候会有「我觉得我自己可以,但是下一秒又会害怕自己做不到」的想法。在深陷创作低潮时,卢广仲在当下的心情及感受都非常负面,「毕竟创作歌手的价值来自于创作本身,要是我写不出歌,我的人生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不过他还是不忘开玩笑地说:「所以我乾脆早餐都多吃一个汉堡。」(大笑)其实也是因为他的製作人小虎不断地鼓励他、陪他说话,两人才能在录音室里激荡出〈一定要相信自己〉这首美丽的作品。

卢广仲〈一定要相信自己〉

怎么会有「走回家」这个想法?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卢广仲曾经在去年1月底时徒步从台北走回台南老家,当时会有这个想法完全是因为碰上低潮,认为自己再这样下去会得忧郁症。在家想了两天之后突然蹦出「我要走回家!」这个想法,接着就毅然决然地启程。

哪一首歌是你在当兵时就在构思的?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卢广仲不假思索的回答:「〈今天睡在这里〉」原来他当时服社会役时,常常接触一些弱势团体还有游民,于是就想要为游民写一首歌。而〈今天睡在这里〉则是卢广仲假想的一个睡在火车站的年轻人。他感性地说:「写完之后,我反覆地听,发现虽然是写给游民,但其实也是写给我自己...」接着他补充:「当我失去爱,或是再也不关心身边的人的时候,我自己也会像个游民。」虽然是为了别人创作的歌,但同时这首歌也回到了卢广仲自己身上。

走回家的的过程中,请说出一件最让你最开心与最痛苦的事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如果当时你有关注卢广仲的脸书的话,一定可以常常看见他用照片记录当时的所见所闻。当然最开心的事就是一路上收到大家的加油打气,以及热心民众送来的饮料、补给品。最让卢广仲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告知大家自己正在彰化八卦山大佛前,突然人群开始往他的方向移动,让他有「妈祖出巡」的感觉。不过也因为这样,让卢广仲了解一件事,「你的心灵力量是可以克服一切生理以及现实面的困难」,只要相信自己可以,就可以克服万难。

关于《一坪半》这首歌...

「我们很多人的空间都是一坪半」,卢广仲说计程车司机、办公桌、摄影师的镜头框框等等,很多人的空间都只有一坪半,他说自己的一坪半是自己的枕头,因为他常常闷在枕头里唱歌,还说自己这样唱了16年(笑)。「我想要的东西没有很多」卢广仲认为因为自己是巨蟹座的,所以只要回家有可以待着的地方,他就很容易感到满足。这个道理也在他去非洲时得到了验证,在那里生活的人们享受的空间甚至还不到一坪半,所以也许当他们吃完了早餐,就会觉得自己拥有了全世界。也因为这样,卢广仲认为当他拥有了眼镜还有吉他,其他东西都是多余的。

《手机仔》是很多现代人的写照,请分享一件「智慧型手机」出现后带给你的困扰事

「我觉得我们现代人有某一部份的灵魂都会留在手机里面。」卢广仲说他曾经经历过没有手机的时代,认为当时的人们灵魂是「完整的」。跟朋友面对面聊天时会觉得,现在眼前的他,魂魄可能有一部分是在手机里的,就像佛地魔的分灵体一样。甚至自己有一次忘记带手机出门,而产生一种「我又完整了!」的感觉。(笑)

《What a folk!!!!!!》的〈快乐查克拉〉採用现场同步录音,过程中有没有发生什么趣事?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卢广仲一听便笑着说:「我们录了几十遍,只要一个人错,全部都要重来,而且是我错最多!」他说平常只要顾好自己的吉他就好,但录的同时要唱得好,也不能弹错,所以灵魂就被分掉了(笑)他接着补充:「我觉得这样面对面录音有一种在玩『不能笑的游戏』的感觉,所以过程非常痛苦。」(大笑)

你曾经遇过什么事是真的让你觉得很痛苦、很负面?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卢广仲坦言自己从小就非常负面,因为自己曾经没来由地被霸凌过,当时不管是言语、肢体上的霸凌他都亲身经历。后来也因此导致他有人群恐惧症,每当他到了新的场所就会开始害怕这些人会不会来霸凌他。不过卢广仲也因此学会要怎么去娱乐大家,也间接保护自己。「因为我不想要你们讨厌我,所以我带给你们快乐」虽然当时出发点是自私的,但是久了也就习惯要给人群带来快乐,而做这些事的卢广仲,也是由衷感到快乐的。

关于此次妞新闻的月主题:「大人的暑假作业」,我们也要来问问卢广仲,暑假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好玩的事情?

「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卢广仲笑说自己的暑假作业都是在最后两天才完成的,有一次跟爷爷奶奶到印尼玩,前一秒还在烦恼作业的事,但当飞机飞上天空,看着自己的国小、大甲村还有暑假作业越来越渺小,他顿时体悟了庄子的相对论,「当你遇到问题的时候,你就把自己放到一个无限远的地方,然后回来看这个问题,你会发现这个问题完全无关紧要。」虽然回程的时候看着自己的暑假作业又变大了而感到痛苦,但他发现不管是真实的距离,还是你的心里、看事情角度的距离,会影响这件事情在你心里的意义还有改变。

最后,我们要请卢广仲对还没买票的朋友说句话!「其实我曾经被霸凌过...」沉寂三年,卢广仲要你一起大声喊出:「What a folk!」

「8月6日是很适合来小巨蛋的日子,为什么要来呢?因为我唱歌真的很好听!」(大笑)。其实8月6号当天除了旧歌之外,还会表演新专辑的歌,也会带着傻瓜庞克一起与歌迷们同乐。最后,他很真诚地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并语带坚定地说:「说实话就是我觉得新专辑真的很、好、听!」广仲都这么说了,想听现场版的女孩千万不要错过啦!

特别感谢:林果良品 O’Ringo

注:本文之影片及图片版权皆属Youtube开放资源,上传者并非妞新闻或编辑,若影片遭移除敬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