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鲜的资讯,最有趣的事物

当前位置:首页 > 美人计 > 文章详情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2016-07-10 20:26:59 41 位女神已鉴定 我要分享: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不得不说现在算是全民球鞋的时代:无论是个性张扬的男孩还是寻梦当年的成熟男人,鞋柜里亦可能会有个满是球鞋的角落。

在少女MT看来,与年纪无关,这些保持着球鞋生活态度的男生们,永远是Sneaker Boy。而这个栏目,就是想聊聊球鞋之于人,以及这个大时代之间的点滴。

还记得小学5年级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吗?为了每科考到一百分认真听着课;或是放学后穿着回力一遍一遍练习投篮;当然也有的友达5年级时迎来了人生第一双Nike或adidas的‘运动鞋’……

生在1990年的Vier,在5年级时开始留意起时尚和潮流,而13年后的现在,一份坚持让他达成了5年级时的梦想并继续努力着,也停不下来地在收集限量款的球鞋们。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Instagram:thevierzhang)

● 在英国留学12年,十分沉迷Rick Owens的设计;● 喜欢收集限量球鞋,拜读黄伟文的文字,戒不掉乱买Supreme的习惯。● 2013年从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毕业后就加入《YOHO">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我会专门买限量版的球鞋们,当然普通版也会买,但会专注于限量版。”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Nike x Fragment系列,adidas YEEZY系列还有James Carnes的合作版Ultra Boost,这些球鞋无一例外,Vier都会上脚去穿

Vier目前拥有的鞋子也许接近200双,大部分都是联名合作的限量版球鞋:时尚化的设计,好穿好搭是他偏爱这些限量球鞋的原因,当然,还因为这些是未必每个人都能拥有的球鞋。

#过去买不到的Sock Dart#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以前第一双Sock Dart刚出的时候我就很喜欢,只可惜当时还在念书,零用钱也不够,而且在英国很难买得到”,因为14岁那年没买到元年Sock Dart的遗憾,Vier在看到2014年底第一双Fragment合作系列后,把陆续发售的各种配色都买齐了。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2014年底的Fragment到2015年的Sock Dart,Vier全部都有入手

回头去买以前买不到的球鞋,算是Vier目前的状态,在他看来,这(买过去的球鞋)也是现下一些资深鞋头间的大潮流:“现在的球鞋出新的速度太快了,新款加上大量新配色,反而让人想去找回过去的鞋子。纽约Flight Club的人也和我说,最近在升价的大部分是多年前出的一些鞋款。”

#最近常穿的Yeezy Boost#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最近出国出差时,Vier常穿的则是NIKE Sock Dart、adidas YEEZY、Ultra Boost这类低帮科技球鞋,对他来说简单的“好穿、好搭”四个字,也是选球鞋的大前提之一:“最近会比较喜欢(穿)这些,和一些时装品牌球鞋 ”。

#鞋柜里总少一双鞋#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既然是喜欢收集限量版,自然不只Sock Dart,HTM、MTM这样的合作系列也在Vier的鞋柜里

相比“Sneakerhead”,Vier有时更愿意把自己定义成“时装人”,而球鞋对他来说,是一样“永远都买不完的东西”。

“男孩子总会关注到球鞋,也总觉得自己缺一双球鞋。即使不是球鞋,时装人的鞋柜里,也总缺一双鞋。对我来说也一样,球鞋是我买最多的物件。”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鞋子多贵都好,我都会穿。”

Fragment

x NIKE Sock Dart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Vier的第一双Sock Dart,咋一看成色蛮新的,细看之下还是能发现它陪主人走过不少地方

因为小时候遗憾,Vier果断入手的第一双Sock Dart,是刚发售时并不被看好的军绿色Fragment合作版。不想我们买了新鞋、或有意义的球鞋会不舍得穿,Vier穿着这双Sock Dart去过不少地方,日常只要球鞋能和全身搭配上,他都会穿出门。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为了舒服好穿,Vier会把各种鞋子的鞋垫打乱来用,这双LV里垫着的是NIKE跑鞋的鞋垫

为Vier的鞋子们拍照时,我发现不少鞋子里的鞋垫被调换过,他也主动说起理由:“换鞋垫会更舒服好穿。”虽说选择球鞋的哲学是收集限量版,但对于自己的球鞋们,Vier全部都会穿。

“球鞋我是专门买限量版,可不管它值多少钱,我全部鞋都会穿。能搭配到当天的衣服就会穿出门,鞋始终是消耗品,如果买回来只是供奉着,鞋子就没了本身的意义了。”

Gucci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最近偏爱各类白色低帮球鞋,像Gucci、Louis Vuitton一类时装牌子的球鞋,也是Vier常穿的

Louis Vuitton、CL、GZ的“球鞋”,算不算是sneaker?不少友达常常会评论探讨。或许和“潮流界与时尚圈的距离有多远”差不多,即使越来越多的时装周秀场内外出现了球鞋,也有许多“潮人”戴起来奢侈品配饰,但“奢侈品”和“潮牌”似乎依然是两个世界。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弯沿帽+Tee+球鞋的“标配”,不是潮牌也不见得就“不潮”

关于“潮流和时装之间关系”,我想读Fashion Photography出身,现在潮流杂志做编辑的Vier能回答你:

“……不会吧?我都会混在一起(着用)的”,Vier笑了笑,面对这个问题突然有点卡壳,“时装……是贵一点的潮流吧,其实两样东西是一样的。”

听完Vier的回答之后我反而有点不太好意思,觉得自己这个问题设得有点多余:潮流也好时装也罢,把单品穿出自己定义的风格才是我们想要的,而不是被一件单品去界定了自己。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我问到Vier,如果把他从小到大的不同阶段各用一款球鞋来作为代表的话,他会哪几款?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小学时期的代表鞋款当然是Air Force 1”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前段时间伦敦男装周秀KTZ场外被New York Times Fashion的街拍,我把背景“换”成了香港,也为他“换”上了他的第一双球鞋:白色Air Force 1

“我的第一双球鞋,或者说是对球鞋有认知时最早的一双是纯白的Air Force 1,是小学4、5年级时爸爸买给我的。而喜欢上时尚潮流是在小学5年级,小时候就很喜欢看杂志,没出国的时候尝尝看《Milk》,后来也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于是从小就有个想法——以后要做杂志(相关工作)。

我是个喜欢买杂志看杂志的人,也自然而然喜欢上了潮流、时尚、球鞋。”

“决定了自己要做编辑,所以读完小学出国后读的都是艺术类课程,大学专业也是Fashion Photography,也开始接触杂志工作和一些品牌,毕业后进了YOHO">

聊起杂志,Vier能说出很多推荐:“日本杂志比较完整,排版什么的都做得很好,欧美的杂志会更有新意。推荐的话,《iD》、《Dazed》都是我一直看的。”自然,也少不了黄伟文的专栏和作品。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10来岁的时候应该是NIKE Dunk Low,大学时代则是Rick Owens,除了鳄鱼皮加蛇皮那双,其他我都有齐了”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在纽约出差时Vier的daily look,当场景切换到英国,Vier的鞋子变成了NIKE Dunk SB Low的上海别注

"青少年时期的话,选择不多……我想能代表(那段时期)的应该是NIKE Dunk Low吧,在当时好穿好搭。”Vier在英国留学时,会时常和朋友们去排队买球鞋,“也因此认识了很多店员朋友,让我能够接触到更多资源。”

现在还会想体验排队的感觉吗?

"和朋友一起的话到时可以考虑,自己一个的话还是算了吧(笑)”,排队是体验每个地方潮流、球鞋文化的方式,本身关注加上后来到处出差,每个地方的球鞋文化的不同,Vier深有感受:“日本人更Vintage一些,英国人很多人还是会穿NIKE Dunk系列,而美国人则更多样一点。”

现在的你喜欢科技球鞋,还是复古一些的?

“我想还是复古(球鞋)。科技鞋款取代不了过去的球鞋,它们会一直复刻,新的东西不是不好,但始终代替不了(复古的经典)。”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现在喜欢低帮球鞋,最近经常穿白鞋。”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会想尽办法争取机会,曾为了3分钟的采访过程排练了3个小时流程,达成而是目标的Vier还在继续努力着

“开始编辑工作之后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负责黄伟文的《YOHO">

6年前20岁的Vier和黄伟文的第一张合照,黄伟文是对他人生规划影响很深的人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还是学生时就能登上黄伟文专栏的人只有少数,22岁的Vier则是其中一个

“还有就是有次拍摄Kobe,拍摄时间限制比较死,而且常有变动,排下来我们可能只有3分钟时间去拍摄。那一次我和另一个同事阿Man两个人花了3小时去彩排拍摄流程,后来片子效果很好,也让品牌愿意让我们做同年的其他拍摄计划。”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这条视频的创意也是大MT构思自己工作内容时的参考

香港人在大陆潮流媒体做编辑,这在过去似乎不太能想象,毕竟我们是从杂志摊买着《Milk》,追着日本潮流过来的,印象中香港潮流人总是会先我们一步。除了对工作的坚持和付出,Vier身上最让我好奇的是职业选择:

“嗯……怎么说呢,其实大陆(的潮流)这几年走的很快,其实有很多人懂很多,选择这份工作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当然也薪水不低(笑)。或许以前大陆、香港、中国台湾地区之间会有某种‘时差’,可现在也不太会,毕竟潮流人(接收信息)本身就是快的。”

氛围上和香港会有差异吗?“可能成长背景不同,所以香港工作节奏会有差异吧,但大家做同一件事情的感觉是很开心的。”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换回adidas Yeezy Boost 350,走在KTZ秀场外被街拍的Vier,是个今年刚满26岁的媒体人,英国是他成长的地方。

这个专收集限量球鞋的香港90后男生,连EugeneTong都曾想拿走他的鞋

穿着Ultra Boost和同事站在纽约街头,Vier在做的,是自己小时候就已十分向往的职业——杂志编辑。

Edit & Photo :大MT

部分图片来自:VierZhang

Illustration:Y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