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鲜的资讯,最有趣的事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圈 > 文章详情

专访《寒战2》陆剑青&梁乐民:我们就是记录香港

2016-07-12 19:15:01 22 位女神已鉴定 我要分享:

专访《寒战2》陆剑青&梁乐民:我们就是记录香港

与四年前上映的《寒战》相比,《寒战2》格局更大,从香港警队内部的矛盾冲突上升到整个香港权力高层之间的斗争。尽管电影的规模增大,但两位导演陆剑青和梁乐民却更显从容,他们在更多的关注、更大的压力之下,却仍旧只是专心于剧本创作,似乎并没有被聚光灯干扰视线。

此前《寒战2》曾经在上海电影节进行过盛大的放映,得到不少称赞,同时也有不少质疑和批评,对于大家普遍吐槽的“彭于晏中了这么多枪为什么还不死”,两位导演一板一眼地讲起真实案例,从而为剧情提供的合理性。准确来说,他们对于电影的创作很认真,甚至很较真,不希望放过一丝一毫的逻辑漏洞。

陆剑青和梁乐民手执导筒的三部作品《寒战》系列和《赤道》,均是警匪动作片,这也与他们创作上的商业自觉性息息相关——十多年来,他们浸染在香港商业电影的浪潮中,经历过繁荣、抵达过低谷,他们懂得电影与市场的依附关系,更懂得如何对投资人负责。所以他们的电影不晦涩、不生硬,没有太多自传色彩的个人抒情,只是在遵循商业规律的基础上,恰如其分地记录香港。

专访《寒战2》陆剑青&梁乐民:我们就是记录香港

猫眼电影:《寒战2》剧本成型一共花了多长时间?

梁乐民:《寒战2》的剧本用了九个月吧。

陆剑青:真真正正地什么工作都没有了,坐下来去完成这个剧本,就是九个月。

梁乐民:《赤盗》之前我们也有谈,就好像我们现在也会谈,如果要讲第三集,我们要讲什么。因为我们不会完全分割开,随时都是处在创作状态,很多记者朋友问我,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不记得哎。

陆剑青:灵感这种东西,并不是坐下来就有的嘛。

猫眼电影:你们两个作为合作伙伴,创作故事的习惯是怎样的?

陆剑青:一直聊咯,有重点的就会记在纸上,回去再整理。

梁乐民:比如说简奥伟这个角色要不要用发哥?这是个什么样的人?用发哥的话他要怎么展现观众最喜欢他的特点?他有多优雅?他有多高层?他有多压得住他们两个(梁家辉和郭富城)?这些都是细节,定好了之后就大概知道对白怎么讲。

专访《寒战2》陆剑青&梁乐民:我们就是记录香港

猫眼电影:梁家辉(李文彬)和郭富城(刘杰辉)的两人从《寒战》到《寒战2》的关系一直都很紧张和微妙,你们怎么设计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梁乐民:事情一路走下去,每个人所面临的底线的挑战都在发生变化。《寒战2》比《寒战》走得更远,每个人面临的困难更到边缘,在安全线里面的时候,肯定有很多看法,如果越来越接近边缘的话,看法都会有改变。

我们设计《寒战》时,就是梁家辉的儿子消失了,那么郭富城觉得他过分了,要把他拉下马。这一次,郭富城的太太被绑架了。我们是为两个人设置差不多相同的环境,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反应是跟着他们的性格走。还要用另外一个演员来说他们两人的性格,就是彭于晏。他对他的爸爸说:“刘杰辉跟你不一样,他会把家人放在第一位。他跟老爸你不一样。”

上一次两人对骂的时候,他们拿电话记录对方说的话,这一次是直接拔枪。我们找到了一些警方的高层去问,在警队内部是不能拔枪的。

陆剑青:他们不会在警察局拔枪。

梁乐民:因为一拔枪的话,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大家都很难下台了。但是这一次他们在医院,并不是在警察局,而且是个生死关头。

陆剑青:我们去问的时候,(警察们)都说现在最可怕的不是枪,是手机。都是用手机来记录,当作证据的。

梁乐民:到时候从法律去检控对方的时候,大家都是交录音出来。好像那时候“占中”的时候,每个人都是拿着手机,都是为了录像,留下证据。他们说现在当警察最有用的就是手机,而不是枪。

专访《寒战2》陆剑青&梁乐民:我们就是记录香港

猫眼电影:《寒战》中梁家辉和郭富城的对峙戏非常精彩,没有太多动作,只靠对白就制造了很强的戏剧张力。《寒战2》中安排的这场戏是有意识的延续吗?

梁乐民:是有意识的,第一集成功的元素我们会延续,因为观众还是想看,但是你不要去简单重复,不然人家就会说你“卖光了、重复了”。所以我们加了发哥在里面,最后他出来,要用发哥来压住他们。观众很希望看到三人(周润发、梁家辉、郭富城)同场,但是不能太多,太多的话就不珍贵了。

陆剑青:观众买票一定要看到他们三个人同场。太多就没有……一点点就好。

猫眼电影:周润发是主动加入的吗?

梁乐民:他在谦虚,不是的,我们请他来的!老板(江志强)亲自交剧本到他手上。

陆剑青:但是他是真的很喜欢《寒战》。我记得《寒战》上映的时候,江志强老板想要请他去看,发哥说“不用,我自己买票去看”。然后他妻子和他去家旁边的戏院去看,另外的人打电话告诉我们说,发哥看了之后很喜欢。

梁乐民:现在回想是很顺利,但是置身其中的时候,你还是蛮忐忑的。我们写好剧本之后,江志强老板就问简奥伟是谁?我们就说发哥啊!然后江老板眨了两眼,说“OK,我想一想,我试试看”。我听另外一个Producer说,江老板亲自将我们的剧本送到发哥家里,然后两个星期之后,江老板通知我们,说发哥要跟我们吃饭,但是只是吃饭而已,然后他就拿了一些他拍过的照片和我们说,影片中这个角色应该用什么什么方法冲洗照片,他就和我们谈冲印的技术。但是还是没说答应不答应,一直都在说角色,就是没有说答应。我们的心情到最后也说不准的,一直到了他真的来到了我们的片场,换了衣服,拍了第一个镜头,简奥伟在了!

之前想找一个有辈分的人,能够压得住另外两个人。想下来就是发哥一个人这么有力量了,然后我们努力去写,也没有告诉江老板,我们也担心假如他不拍的话怎么办。

猫眼电影:简奥伟这个角色在演员上有备选吗?

陆剑青&梁乐民:没有!(笑)所以就是一定要!

梁乐民:这一次也是一个经验,演员能够感受到非他演不可的角色。因为我们上次找梁家辉的时候,在北京,他本来在另外一个剧组,他看完《寒战》剧本之后,第一句话问我就是——李文彬是写给我的吗?我说是的。演员能够感受得到,如果要跟其他新导演交流的话,努力在角色方面去打磨,演员一定能够感受到剧本他是非演不可的。

猫眼电影:《寒战》李文彬、刘杰辉就是按照梁家辉、郭富城去写的?

陆剑青&梁乐民:对啊!对啊!

梁乐民:那时候其实没有那么大压力,我们也是新导演,无非就是能拍不能拍而已啊。现在回想起来也很胆大,但是我们为什么胆大,是因为我们当时什么都没有。

专访《寒战2》陆剑青&梁乐民:我们就是记录香港

《寒战2》开场的一场葬礼戏,剧组使用了大量真正的警察参演。

猫眼电影:现在创作《寒战2》和《寒战》时的心态肯定有很多变化,比如大量的关注度所带来的巨大的压力?

梁乐民:没办法咯!

陆剑青:是啊,现在船已经去了公海,不可以跳下去了,没办法,一定要往前冲。

梁乐民:就是要把压力变成动力。

陆剑青:压力主要就是写剧本的时候,这么可以写得比第一部更好。这个是最大的压力,写好了,只要演员满意了,开拍了就没问题。

猫眼电影:《寒战2》此前也进行了一些提前场次的放映,你们有没有收到什么反馈?

梁乐民:有的,有的人就说为什么彭于晏中了那么多枪还是不死啊!没有理由啊!为什么文咏珊掉下来就死啊!文咏珊这个车翻过来,从空中落下来应该头破血流,但是因为是美女啊,不想很恐怖的死法,所以我们没有加太多血。

陆剑青:如果说彭于晏为什么中这么多枪还不死,他们其实可以上网去看一看,我记得以前有一个美国的参议员,被枪手打中了头,她都不死。我有一个朋友在美国当警察的,他有一个同事收到报警,在一个便利店,有个黑人在违法,他就去了,他的同事对着黑人连开多枪,但是黑人还是能够走过来想要掐死他。所以彭于晏虽然中了很多枪,但是他其实还是有生还的可能。他们说上海电影节的放映的时候,很多观众都耻笑说“没有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多枪都不死!”

专访《寒战2》陆剑青&梁乐民:我们就是记录香港

彭于晏、郭富城与安乐影业老板江志强

猫眼电影:现在开始聊《寒战3》的故事了吗?

梁乐民:轮廓是有的。但是也要看观众的反馈。《寒战》的时候,我看了很多观众的反馈,有一个朋友很厉害的,他写了《寒战》续集的剧本,写了有一万多字,真的,我看完了之后觉得他写得很好,但是错了,不是我们想的故事。他们很想曾江做李文彬的爸爸。曾江是个很好的演员,但是如果让他来做他老爸的话,我们也不想,所以我们需要找一个很有分量的演员来压住他,所以我们找了张国柱来。

上一次我们和张震合作过(《赤盗》),郭富城和张震拍完《道士下山》,就问张震“要不要来《寒战2》玩一玩”,张震一笑说“他们两个人(梁乐民和陆剑青)已经找了我老爸了!”郭富城很喜欢张震,我们也很喜欢张震,但是现在我们这些演员已经太多了。有些人说,下一集是不是可以有张震在,我们想一想!

猫眼电影:《寒战》有刘德华客串,《寒战2》有周润发助阵,《寒战3》希望有哪位大牌能来?列了几个备选,包括:成龙,梁朝伟,张学友,李连杰,葛优,任达华,冯小刚。

梁乐民&陆剑青:第二个,梁朝伟。我们希望梁朝伟能来。

猫眼电影:同样的备选名单问梁家辉和郭富城,他们俩的回答是:哪一个都不喜欢!

梁乐民&陆剑青:(大笑)因为他们就是他们。

猫眼电影:你们知道他们最想让谁来吗?罗伯特·德尼罗,李奥纳多·迪卡普里奥。

陆剑青:好啊!

梁乐民:好啦!既然他们两个说了这两个人,我们就叫阿尔·帕西诺过来!(大笑)

专访《寒战2》陆剑青&梁乐民:我们就是记录香港

猫眼电影:接连三部都是很阳刚的警匪题材电影,现在有没有新片的剧本?有什么想要拍的类型?

陆剑青:故事雏形有,但是没有剧本,我们就像美国的特斯拉汽车一样,订单很多,但是生产很慢。其实很多都想拍。爱情啊!好像八十年代美国的青春片。

梁乐民:很多女生围着我们。

陆剑青:好像《秋天的童话》这种。

梁乐民:不要这么沉重,轻松一点的就很好。

猫眼电影:其实有一些导演刚入行时会选择拍摄自传色彩很浓郁的电影,你们有没有想过拍这种题材的电影?

陆剑青:我自己过往的经历,没有人看的嘛!(大笑)拍出来没人看的。

梁乐民:我们就是记录香港。《寒战》时拍“天星小轮”的时候,当时就是传言尖沙嘴码头要搬了,我们当时是听到那个提议,就说,不如就先拍下来,因为二十年后三十年后,我们找资料也是从电影来找。

陆剑青:以前我们香港很多建筑是很英式的,很漂亮,为什么回归之后就全都拆了?我是真的不明白。上海全都是外国风格的建筑,比如外滩,是不是很漂亮?为什么香港就要拆呢?我们看到五几年的美国电影,来香港拍戏,我们就看的很开心,因为以前的香港很漂亮。(采访、文/亚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