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鲜的资讯,最有趣的事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圈 > 文章详情

张震岳和他的“坏男人”:每个人都该活出自己的样子

2016-07-14 07:14:54 16 位女神已鉴定 我要分享:

“张震岳曾了做一次微访谈,有网友问他早饭吃什么,他说吃的大便。十多年前有记者问张震岳演唱会结束后想去干嘛时,他的回答也是‘吃大便’。”

“在大小s的节目里,张震岳曾露出了半个屁股。”

“曾骑着单车,张震岳用了11天环绕中国台湾地区一圈。”

“在一场演唱会上,唱《思想是一种病》时,还没唱张震岳就哭了。”

到底哪一个是真的张震岳?我不知道。我只觉得,像张震岳这样的歌手,在如今的娱乐圈里越来越少了。

知乎上有人评价张震岳:“他唱loser的愤懑,唱浪荡子的无赖,偶尔也唱些温柔和真诚。无论是哪一种,都真实不做作。愤怒是真实的,淫荡是真实的,喝醉酒以后的胡言乱语也是真实的。”

长着胡子的小清新——我最喜欢这个评价了。

过什么日子就唱什么

张震岳最近和几个哥们热狗、顽童MJ116搞了一个组合。此刻,坐在我对面的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张震岳坐在最边上,他带着墨镜,说话时低着头。

MC热狗每年圣诞节在上海都有演唱会,顽童和张震岳就来给自己做嘉宾。当他们站在台上时,看着台下观众那种尖叫和期待,几个人就知道了,他们是可以组成一个团体的。接着就是录歌,开唱,在一次演唱会前,公司老板请他们5个人一起去苏梅岛玩,说是要让几个人放松一下,结果,在最后一天的时候,老板突然说:“做EP,还少一首歌兄弟情的歌。”几个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要来写歌的。“写什么呢,每天就是阳光、泳池、阳光、泳池。”这几天除了开心,没有别的。

“有美女么?”

“当然有啊!”

这就是后来EP里那首《当我们混在一起》:“撑着滑的冲浪板我晒伤皮肤/骑着越野翻山越岭穿越水路/躺在W海滩奢侈别太忌妒/跟他们混在一起我何必束缚。”是的,完全写实。那张EP里有7首歌,《造飞机》、《迷途羔羊》、《coming home》、《超大行李》……看起来,都像是在旅途上写的。组合成立了快2年,有1年的时间,他们都在路上。旅途这并不是一开始的主题。只是后来在开专辑的讨论会上,大家惊奇地发现,很多歌都是关于在路上的。

听完整张EP,你完全可以脑补出几个人在路上大致的样子。

“我睡都还没睡醒淮备来赶飞零机/飞往下个城市躲不掉众家媒体摄影机/王者起程往高峰黄金海等我掏空/马子为我暴动富少崇拜着誓死效忠”

“这趟远行会在哪里停/那个女孩还在家等我/是我FUCK UP/是我不够振作”

“我今天只想站着当个空气/我蹲在路边 吃东西/老板叫我烟蒂不要乱熄/让我过着我的生活/别啰嗦”

“听不到孩子笑声的房间/即使住的是那五星级的饭店”

旅途上,有快乐有悲伤,既有狂妄自大又有迷之自省。在路上,就意味着要接受前方的未知,五味杂陈——这是旅行的宿命,也是人生的宿命。诚实地面对自己的生活,这就是组合创作的原则。

他们的团叫“兄弟本色”。

张震岳和他的“坏男人”:每个人都该活出自己的样子

不真实面对自己的人都是可耻的

本色,就是这个团体存在的最大理由。

“像顽童早期的专辑,那时候真的也没干嘛,每天没目标,无所事事,整天喝酒、泡妞,他们真的在专辑里面每一首歌都在讲party,因为那时候也没别的事情可讲了。现在都没时间搞party了,自然也就不写了。”

“热狗也是,他可能是愤青或者什么,有很多的想法,都是一种压抑,看不惯这个,看不惯那个,随着年龄增长,现在热狗专辑也有不一样,他现在唱的是本真。”

每个人都能从他们音乐里直接窥探到音乐人本人。这是张震岳对兄弟们的评价。

而现在的张震岳,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开车一个小时到海边,五点半下水去冲浪,有时因为浪小,就和朋友聊天等浪。晨光熹微,张震岳独自开车在空旷的公路上,天色渐渐泛红。到了海边,有人已经下水了,阳光开始照到他们身上,海浪上,浮现的,都是这些人的剪影,张震岳默默欣赏着这一切。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这样的美景,对我来说,这太奢侈了。”

有时遇到工作,如果在上海或是北京,第二天,张震岳就会搭最早一班飞机回家,大概中午到机场。下午2点钟到海边,继续冲浪。“我可以一天都泡在水里。”

于是,现在张震岳的歌里不再有把妹、飙脏话、混夜店等桥段。他渐渐地抹去了这些,开始歌唱,小木屋门前奔跑的小女孩,

一个纪录片里,在被绿植包围的小木屋里,张震岳抱着木吉他,哼唱着《抱着你》。“如果生命果真是无常/我愿坦然面对而不慌/有你在我身旁/有你给我力量/抱着你抱着你我抱着你”——他说这首歌不一定要唱给爱人,你可以唱给父母,唱给朋友,唱给你相信的任何事物,包括理想。

纪录片叫《山与河的孩子》,那就是现在的张震岳。张震岳和队员们坐在一起,他的皮肤明显比其他人黑了几个色号。

“做了这个团有什么收获么?”

“有人开始考虑换车了哦。”他们已经在互相开玩笑了。

张震岳和他的“坏男人”:每个人都该活出自己的样子

活在过去是件可悲的事情

演员张震是张震岳的老友,在他的印象中,张震岳总是一些事情的带头人。

“他很喜欢带领大家去做一些事情,像他之前有骑脚踏车环岛,中国台湾地区环岛,我因为那个时候在拍戏,没有办法去,但最后一天我有去,我觉得他就是一个班长,他会召集大家去做一些这样的事情。”

从小,张震岳在渔村长大,渔村有很多码头。他就带着同学或者表弟,走在码头边上,走着走着无聊了,就骑着脚踏车。就这样,沿着码头,一直走,一直骑下去。

张震岳说,当年那个好动、求知欲很强的小孩,到今天,也还是一样。

有很多人说,张震岳活得像个小孩,想唱什么唱什么,想说什么说什么。

张震岳出道时,出了两张走纯情小生路线的专辑,结果以失败告终,后来,入伍后,认识了军中学长阿蒙,退伍后,两人创立了“Free Night”乐团。他们在一家酒吧唱歌,很多观众都是老外,主要翻唱西洋歌曲,但有时会偷偷塞几首自己的原创歌曲进去。有一次张震岳唱了《爱的初体验》,老外虽听不懂歌词,却觉得很棒,就问他们在哪能买到唱片,其实当时那首歌还没发行。

那段时间,他们写出了像《把妹》、《分手吧》、《我要钱》、《干妹妹》这样的歌曲,这些歌曲简单直接,结果真火了。

“想一个今天晚上人们常常去的地方/我可以放纵自己玩到疯掉直到天明”——《free night》

“舞池里面的空气一向如此难闻/发现你在人群 也发现我/旁边的女生是她喝醉跑来认识我/暂时叫她干妹妹”——《干妹妹》

“今天不会太诚恳/酒醒之后也许忘记你是谁/是否我们在逃避/这爱情的游戏。”——《One Night Stand》

有人说,张震岳的东西太直接,甚至有一点坏。可他说:这就是生活啊。

张震岳和他的“坏男人”:每个人都该活出自己的样子

那时的张震岳,几乎每天去夜店玩,喝到凌晨才三四点出来,一晚上要花掉三五千人民币。最疯狂的时候,他干脆化名为DJ orange,出了一张电子专辑。突然有天,当他搂着辣妹醉醺醺地出来,看到送报的叔叔阿姨们已经出来工作时,张震岳忽然想自己到底要什么东西。

“写一些浮夸和外在的东西,但这样就够了么?”

再以后,他5年都没出专辑,等再出来时,张震岳穿着黑西服打着领带,拿着木吉他。唱着难以名状的小情绪。再后来,就是以海风、草帽、蓝衬衫作伴——海是我的朋友,山是我灵魂的归属, 我是大地的孩子,我是海雅谷慕。

而现在遇到了“兄弟本色”里面。当张震岳听到更年轻的“顽童”的音乐时,那种真实的表达特别吸引自己。在组合很多宣传照里,张震岳都选择站在边上,很少站在中间。

“我自己再20几岁时候常遇到些当时比较资深的音乐长辈,他们都会说成功是什么,成功就是我怎样怎样,我什么什么,但是他没有发现自己已经下去了,他的东西已经没人听了,他都活在过去的那些光辉,活在过去,我觉得那个是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难道你没有发现你已经不行了吗?难道你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张震岳每天都在告诫自己,不要倚老卖老,当你这样的时候,你就已经老了。

当组合真正开始的时候,某天张震岳、热狗、“顽童”五个人站在一起时,根本没人知道“兄弟本色”的音乐是什么样的。

有很多朋友对张震岳说,哎呀这么大年纪做这个干嘛。

“有体力有这个能力,为什么就不能做呢?”张震岳对这样的说法极度反感。

张震岳的微博里,没有鸡汤,也没有顾影自怜的哀伤,有的是他把一颗梨上画了鬼脸亦或是拍一张怪表情,更多的是那些他在浪里翻滚的照片。

有一种人,永远是少年。

张震岳和他的“坏男人”:每个人都该活出自己的样子

最好的自己就是诚实地生活

“hey,北京,我要告诉你们,接下来,最high的要来了,张震岳!《自由》!”

4月16日,北京,兄弟本色演唱会。热狗在舞台上大声地喊着,舞台下面一下沸腾了。歌曲前奏的时候,“顽童”三个人哼着拍子。观众的注意力被调动到了极点。当张震岳唱到歌曲过门时,五个人晃动着身体,后面的乐手演奏出了一段嘻哈节奏。

“兄弟本色”是有压力的,因为他们是全新的,没人知道他们现场是怎样的。有人猜可能就是一个拼牌,各唱各的,有人猜张震岳带了一支乐队。结果,很多到了现场才发现,他们五个人配合是如此强悍有力。

演唱会接近尾声,《coming home》的结尾,是长达一分钟的器乐演奏,背景和声反复吟唱着SO I GOT GO/I’M COMING HOME,五个人背对观众,眼望着大屏幕上播放着他们巡演路过的地方。那一刻,所有人的神情都开始变得忧伤起来,包络张震岳。

“这个团我们就是演一场少一场。”兄弟本色随时可能解散,各自回到自己的创作中,但他们约定好,等各自有了新感觉,他们随时还是会"搞在一起"。当然,他们至少现在还有演唱会要开。

一切都是开心,一切都是随性。

张震岳和他的“坏男人”:每个人都该活出自己的样子

在一个访谈视频里,张震岳手里摆弄着一个扑克牌,他低着头,语速很慢,中间还有停顿。

“如果我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我就不是张震岳了。”

说着的时候,他把扑克牌贴到了额头上。那是一张黑桃K。

在港台艺人里面,张震岳是太特殊的一个。他很少需要化妆师,无论什么场合,永远是短裤T恤墨镜加运动鞋。曾有记者问他有没有结婚计划,张震岳直接把过去的恋情讲了出来。

李宗盛曾给张震岳做了一把吉他,可那把吉他没有护板。护板是为了防止演奏者在扫弦时刮到琴身。他说张震岳弹琴应该是粗犷的不修边幅的。果然,过了没多久,本该有护板的地方,已经被拨片划过了一大片。那把琴现在变得越来越破旧,但张震岳说这是他最珍贵的吉他。

为此,张震岳还写了一首歌《破吉他》。他唱着:“来一次远走高飞 再犹豫就会后悔/择期不如就今天 bye bye blue monday/肩上一把破吉他流浪到天边。”

张震岳的歌词很少有形容词,想到什么,都会直接描述出来。

“有点不想回台北/幻想退休养老要/在花莲/买一块农地/养鸡种田。”

事实上,他真这么干了,张震岳在老家花莲开了一家烧烤店。曾去花莲海湾时,路过一个小部落看到一幢空着的小房子,他在门上留了言:有意出售吗?然后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可惜到现在都没人理他。

张震岳的理想是在海边开间烧烤店,二楼卖冲浪板跟自己做的皮具。

几年前,张震岳上过一次《非常静距离》,李静问她:“为什么你总是带着墨镜?”

“我在音乐上努力展现自己,但在生活里,我希望隐藏自己。”

一个人是什么样,他的歌就是什么样。就像周杰伦的音乐一样,张震岳的歌也是很多人青春的一部分。因为这个人的生活,同样年轻。

【后记】

“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天赋,只不过有人比较幸运,先找到了。”就像张震岳一样,诚恳地面对自己,你会发现,你得到的不仅是更美妙的生活,还有自己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

张震岳和他的“坏男人”:每个人都该活出自己的样子

(采访/王帅 摄影/梁冰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