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鲜的资讯,最有趣的事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微文青 > 文章详情

妞书僮:没有阻止他的你也是共犯!凑佳苗新作《反转》新书转载2-2

2017-01-24 00:08:22 9172 位女神已鉴定 我要分享:

《反转》

 

 

 

他们并不是每次都约在幸运草咖啡店,在车站见面后,直接去吃饭的次数反而比较多,但在格林面包店店休日前一天,都会约在幸运草见面。因为美穗子会带大量店里卖剩的面包回家,然后两个人一起去深濑家吃面包当晚餐。深濑并不排斥晚餐吃面包这件事,每个星期有一天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对不起,我已经到你家门口了。』

美穗子在电话中这么说。发生什么事了吗?深濑离开咖啡店后,就一路跑向公寓,虽然撑着伞,但跑了不到一百公尺,鞋子就开始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膝盖以下的长裤也都变了色,黏在腿上。

美穗子可能也被淋得溼透,所以无法去咖啡店。这种想法稍微缓和了担心是否发生了什么大事的不安。还是已经发布了颱风警报?所以美穗子误以为咖啡店提早打烊了?幸亏昨天洗了所有的毛巾。

虽然美穗子应该站在屋檐下,但一定觉得很冷。先为她泡杯热咖啡。美穗子在店里喝咖啡时,也会加砂糖和牛奶,如果给她看老闆娘送的蜂蜜,她一定会很高兴。对了……

不如趁这个机会,提议打一把备用钥匙给她。虽然他没去过美穗子的公寓,但之前听她说,从家里骑脚踏车到格林面包店要十分钟。由于两个人住在车站两侧走路就可以到的距离,所以没有理由特地为对方打一把备用钥匙,当主人不在的时候等在家里。深濑这么告诉自己,但其实他是害怕遭到美穗子的拒绝。只要配合对方允许自己进入的范围,敞开自己的门户就好。如果美穗子也有相同的想法,双方永远无法缩短彼此的距离,不能一直指望幸运草咖啡店的老闆娘,更何况老闆娘不可能说「你们两个人干脆同居」这种话。

木造两层楼的公寓出现在前方。深濑住在一楼。当初去房屋仲介公司时,房仲员夸他运气真好,光线充足的二楼边间刚好空着,但实际参观后,他租了一楼的另一间空房。因为二楼边间的那个房间刚好在铁楼梯旁,在参观室内时,听到二楼的住户或是访客走上楼梯时,发出铿、铿、铿的轻快脚步声。

短暂的瞬间,心情激动起来,但下一剎那,一种好像被人按住头顶的压迫感袭来,几乎感到眩晕。

他再也不会带着那样的脚步声来找自己,但自己每次听到这个声音,就会想起他。

美穗子好像躲在楼梯后般站在那里,手上紧紧抱着格林面包店的尼龙袋子。「对不起。」深濑跑向她,发现她并没有淋得很溼。虽然光着脚穿着拖鞋的脚溼了,但不至于溼到不好意思走进店里,反倒是深濑已经浑身溼透了。

难道美穗子更早就到了,在雨下大之前,就已经来这里了?这个想法闪过深濑的脑海。刚才在咖啡店时,老闆娘在贩卖区和饮用区之间跑来跑去,在贩卖区为深濑结帐时,看着外面说:「啊哟哟,越下越大了。」

「你为什么道歉?我没有去店里,是我的错。」

美穗子的语气虽然不开朗,但并不像在电话中听到的那么无力。她只是今天不想喝咖啡吗?深濑打开了门,请美穗子进了屋。进屋之后,从玄关旁的盥洗室拿了一条毛巾递给美穗子,请她去里面等,自己在盥洗室换衣服。虽然很想直接沖个澡,但眼前的气氛并不适合这么做。

走出盥洗室,发现美穗子没有打开电视,背对着玄关,跪坐在暖炉桌前。她像第一次来这里时一样,转动着脖子,四处打量着房间。深濑自认为以男人的房间来说,自己家里算整理得很干净,和美穗子上次造访时完全相同。她到底在意什么?

他反手关上了盥洗室的门,虽然并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但美穗子的后背抖了一下,转头看着他。

「让妳久等了,我来泡咖啡。幸运草的老闆娘……」

「不用了。」

这是美穗子第一次打断他说话。尖锐的语气让深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他觉得可能发生了什么与自己无关的事,但是看到美穗子的表情凝重可怕,只要针尖程度的刺激,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样子,又觉得也许自己做了什么该受到指责的事,但他毫无头绪。

「怎么了?」

他隔着桌子,在美穗子的对面坐下来问道。他很自然地跪坐着。美穗子皱着脸,好像很费力地挤出声音。

「阿和……你之前曾经说,你以往的人生平淡到很无趣,这是真的吗?」

在刚交往时,的确曾经说过这句话。因为他无法像别人那样,完成在像样的餐厅约会这种任何人都应该能够做到的事,当点了满桌的汤和蔬菜,或是在美穗子面前打开皮夹,零钱散落一地时,无法潇洒地收拾残局。为了掩饰自己的窘态,老实坦承了美穗子是他人生中第一个女朋友,但为了避免美穗子因此误会他这个人有什么缺陷,所以用绕圈子的方式告诉了她,那并不是因为自己缺乏魅力,而是自己周遭的环境本身很无趣。

「是啊,虽然说起来很没出息。」

下次可以请家里人把中学和高中的毕业纪念册寄来,让美穗子看一下。在由每个班级自由制作的页面上,深濑勉强挤进了中央集体照的角落。高中的毕业照上,他的脸被前面同学的脑袋遮住了,勉强露出了略宽的额头。不,目前住的地方完全没有任何带着往日回忆的物品,就足以证明以往的人生多么无趣。

「那有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

美穗子目前提出的问题,或许并不是自己和美穗子之间发生的事。这个想法在内心深处萌芽,在雨声的助长下,幼芽不断生长,变成了藤蔓缠绕在整个身体内侧,深濑陷入一种错觉,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绑住了。

「要不要交一份履历表给妳?我的人生虽然没有太多色彩……但也不是空白。」

「那你可以把自己的人生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吗?」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粗壮的藤蔓根勐然断裂,他顿时摆脱了压迫感。摆脱不安很不舒服,就好像下雨的日子,穿着鞋子走进榻榻米房间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深濑起身走向厨房,因为他觉得如果继续面对面坐在那里,可能会对美穗子出言不逊,但其实他并不清楚到底是不想伤害美穗子,还是避免让美穗子察觉自己内心有不想被人踏入的禁区。

「我还是来泡咖啡,我也要喝。对了,我皮包里有一瓶蜂蜜,可不可以帮我拿出来?幸运草的老闆娘送我的。」

他背对着美穗子说道,从装咖啡豆的盒子里拿出幸运草综合豆的袋子,把咖啡豆倒进手工磨豆机。镇定,镇定。他嘎啦嘎啦转动着把手,思考着目前的状况。

美穗子正在质问自己。

自己内心深处,的确埋藏了一件事。

美穗子是在要求自己说出这件事吗?

由于几近无色的人生中,只有一件黑色,而且黑得非常浓烈的事,一旦遭到质问,就心慌意乱地以为必定是这件事,但冷静思考之后,就发现美穗子根本不可能知道那件事,一切都是自己在杞人忧天,差一点自掘坟墓。

他察觉到背后有动静,尽可能露出镇定的表情转过头。

「有没有找到?听说是自己手工制作的。」

但是,美穗子递过来的并不是蜂蜜的小瓶子,而是一封信。普通的牛皮纸信封上印着电脑文字。收件人是美穗子,但地址写着「格林面包店」。深濑接过来翻过信封,发现并没有写寄件人的地址和姓名。上面贴了制式的八十二圆邮票,邮戳渗了水,看不清楚。其中一侧用剪刀剪开了。

「我可以看吗?」

美穗不发一语地点了点头。虽然没有特别的用意,但深濑把信封夹在腋下,用挂在流理台旁的毛巾擦了擦双手后,才拿出信封内的信纸。信封内只有一张信纸。A4尺寸的白色影印纸折成了三折,只有一行直书的黑体粗体字,可以看到里面写的内容。濑和……是不是写了自己的名字?他的心脏剧烈跳动。

在打开纸之前,他看了一眼美穗子。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深濑,眼睛都没眨一下。不知所措无法解决问题。他分别拿着白纸的上下两端打开了。

『深濑和久是杀人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