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鲜的资讯,最有趣的事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圈 > 文章详情

BTS | 国旻 飞咻 | 你有听到我的心跳声吗32&33(R18)

2017-10-27 05:01:27 319 位女神已鉴定 我要分享:

BTS | 国旻 飞咻 | 你有听到我的心跳声吗32&33(R18)

KR已经画完了封面

(先给你们看一点点)

依旧没有完结还在演唱会后遗症中...

是说终于开了飞咻车!(微博比较早发)

32.

重複错误,谈着相同的恋爱。

偶尔也会有伤心的时候,但大部分时光是开心的,

所以,还是会勇敢的再试一次。

-

凌晨四点,一身俐落轻便的牛仔外套,戴着红色的棒球帽,金泰亨低头掏出钥匙,他抬头看向窗外一尘不染的月色,觉得自己像个傻瓜,工作完喝了闷酒,朋友还说:「要是不嫌弃,我家的沙发随便你躺。」

金泰亨哼了一声:「那是我租的房子呢,要睡沙发也是他。」

不过打开门,换上拖鞋以后,他还是脱掉外套,枕着手臂在自家沙发躺着。

估计闵玧其在房间里睡得很好,一个人睡在双人床上,那么嗜睡的人肯定是高兴及了,晚上不用做那类事,那么容易疲累的他肯定睡了都会偷笑。

「妈的。」金泰亨觉得肩膀疼,走进房间要拿棉被跟枕头,打开房门,灯是关的,从窗外一样的月光射出来,闵玧其细得敏锐的眼神小心翼翼得打量他,就像一只脾气不好的猫。

明明没有别的灯光打在他的皮肤上,在月光下怎么可以白成这样呢像是象牙一样美丽,金泰亨在心中惊叹,他知道他现在的状况是在跟闵玧其冷战的,可是他的心终究属于他,每一时每一刻都在讚叹他的美好,还有想念着他。

「你吵醒我了。」闵玧其冷冷得说。

「我不回来,哥是不是高兴坏了?」床的角落凹陷,坐下的金泰亨没有看向闵玧其,再这么看着他,他的架是吵不成的。

「没有。」闵玧其闷声说道。

没有说他难过,也没有说他在意,但其实是那种意思,金泰亨听出来了,但这么一听他更气,为什么要感受到闵玧其的在意那么难呢?

他就像是要不到糖的孩子一样委屈。

「他很在意你。」人与人相处,或者人与人恋爱,想要的不就是在意那么简单吗。

「那为什么一通电话也不打呢?哥...总是让我很失望。」金泰亨老实要了他想要的蜜糖,也许是闵玧其的砒霜。

不是金泰亨自夸,追他的人可多,比闵玧其条件好的也不少,可是那么不黏人的,可就只有他了。

知道他不冷不热的,追到了挺有成就感,相处起来也很满意,一开始奋不顾身选择了他的不是金泰亨他自己吗?

为什么难过了,因为无法再容忍他的冷漠吗?因为爱情已经衰退吗?

不,金泰亨马上否定自己不爱闵玧其的想法。

「你想要分手吗?」在百感交集时,闵玧其开口。

「想要分手的,难道不是哥吗?」心刺痛了一下,金泰亨问道。

「没有。」闵玧其说道,从床头柜刁了一根菸,俐落得点火,苍白的脸色有着忽明忽灭的火光。

「哥总是让我听到否定的话,却从来不肯跟我说直述句。」

「什么直述句?」他吸了一口菸,懒洋洋得看向窗外。

「也给我一根吧。」金泰亨说道。

谁知道闵玧其就这么直接的把嘴上那一支递给金泰亨。

「诺?」

还残存那双薄唇的温度,金泰亨接过那根菸,像是收到了糖果,象徵性地吸了一口,即使那么一口,肺部爆炸性得抽疼,他瞬间把菸给撚了。

「你什么时候学抽菸的?」金泰亨生气得质问着。

「今晚,想着分手的台词,然后买了一包菸,学着抽。」闵玧其的髮丝落在额前,眼瞳流动着光芒,金泰亨转过来看他。

「跟我在一起,哥很不愉快吗?」

「与其说是不愉快,应该说,不愉快没有减少,但是愉快的部分增加了,不少。」

也许是尼古丁开始产生了作用,这么朴实的句子,竟被金泰亨嚐出了糖味。

哥是写歌的,他的文学造诣应该不差,但怎么就这么疏于表达呢?金泰亨就那么猜着肯定着闵玧其是在乎他的,像是一条向前狂奔的赛马,不知道回头。

「哥,今天是在一起七百天。」金泰亨吻他,这跟与香菸分享他的嘴唇感觉截然不同,但是他的嘴唇更让人上瘾。

「我忽然觉得应该建议别人一种戒菸的方式。」很快得退开了嘴唇,金泰亨在闵玧其的鼻子旁轻嗅。

「找一个所爱,与他亲吻。」

-

所以两人冷战很快早夭了,金泰亨将闵玧其脱得一丝不挂,手指摸索着灯的开关,抬起两条笔直又细的腿,金泰亨深沈的叹息,那是他讚美的方式。

闵玧其知道金泰亨的恶趣味,因为他的抚摸,脸部有点微微的潮红。

挺腰,手握着那根麦色的性器,渐渐近了白色的肌肤,内壁捲起,闵玧其皱眉,然后白色的身体完全吃进了金泰亨的东西,用眼睛看到这样的景象,让金泰亨特别满足。

「哥真得好白......

金泰亨开始律动,拍打声迴荡在空气中,变得越来越狰狞的性器在颤抖的白色屁股上因为肤色差特别显眼。

「恩......」闵玧其被捅到敏感的地方,叫了出来。

「这样看着,哥好淫蕩。」金泰亨熟练得玩弄着闵玧其白色而笔直的性器。

「啊别那样摸...

「说你喜欢我!说你没有我就不能高潮!」金泰亨加快了速度。

「啊要射了...

「快说。」金泰亨捏着那根前端渗着液体的性器。

「我喜欢你......

「没有金泰亨,我就不能高潮...」闵玧其喘着气照着念了,脸颊已经红透,细緻的眉眼迷濛起来。

金泰亨满意得笑了,也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一边猛攻闵玧其敏感的地方。

「啊…...」闵玧其颤抖全身,射在了金泰亨的小腹上。

手指将那白色的精液抹在闵玧其的乳头上,金泰亨将他翻过身继续要他。

闵玧其闭上眼睛,嘴边只剩下破碎的呻吟声...

金泰亨啊,你这小子也许不知道,跟你相处的每一刻,都像是写过剧本的桥段,那么令人心动......

交往七百天是什么日子啊,他闵玧其每一分每一秒都那么的珍惜。

心跳得那样快。

你有听见吗?

33.

「怎么会想刺青呢?」

仁诚先生是签约公司相当厉害的製作人,他叼着菸看着手上的歌词,放下耳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询问起田柾国。

「唔......说来话长......」田柾国摸着后脑勺战战兢兢得回答,原本是为了得到录音的评价,没想到会聊到这个部分。

「总是有那样的吗...」仁诚先生舒展了身体,看着田柾国微笑:「叛逆的时候?」

「可能是吧......。」田柾国想起高中时朴智旻询问他刺青的过往,脸上露出回忆的笑容。

有那样的一颗草莓,他捨不得吃。

也总有那么一个人,他抗拒着接近。

心意总有开诚布公的那天,他现在已经完全不是那个彆扭的少年了。

「但是如果跟歌迷交代的话......需要包装过的理由。」仁诚先生意有所指。

听到了「歌迷」两个字,暗示了出道在即,田柾国喜出望外,期待的心情冲上心梢,他佯装着一派镇定。

「先生怎么知道我有刺青呢?」田柾国问道。

「你是闵作曲以前的客人吧?也是他在我们筛选录音作品时特别提到你,公司才跟你有了签约的机会。」

「手臂上的刺青是因为感谢父母,胸口上的刺青是因为...哥哥。」

「你养父母的孩子?」

「恩......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人。」

「哇。」仁诚先生将镜框扶正:「看来被收养的孩子,也不见得都被欺负吗。」

「歌声很好,听说你会弹吉他,也一起录音试试看吧。」不愧是大牌製作人,很快得将话锋转回正题。

「好的。」

田柾国笑着回答。

十五岁那年,田柾国的身体正一点一滴得长大,他对朴智旻的想法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为什么看到别人接近他会妒忌呢?

为什么受不了他纯粹的目光?

为什么一味接受他的溺爱?

好不容易用幼稚又曲折的方式得到朴智旻。

田柾国在录音室拨弄那把有些泛黄的吉他,侧耳倾听,音调果然变得生涩不已,拿起调音器,将弦钮转紧,声音才稍微恢复正轨。

他是被收养的孩子,朴父朴母对他有恩情,原本以为只要和珠妍假意交往,只要接受得了异性,假装久了,就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可是朴智旻考砸了,从来不会让人操心的孩子,变成朴母叹气的来源。

「柾国啊,我是真得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的......」伯父在朴母不在的时候,将田柾国叫进书房说道。

朴父的脸庞一副慈爱的样貌,即使年过半百腰桿依旧笔直,相貌堂堂十分符合一国外交大使的身份,但他皱起眉头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要总是觉得抬不起头,其实啊…...是我亏欠了你。」

「为什么这么说呢?」感受到了朴父複杂的内心波动,田柾国一脸平静得问道。

「其实你的父母是救得回来的,是我的错...柾国啊是我的错...」朴父的双眼充斥着忏悔的情感。

「伯父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脸见你的父母...」朴父手掌压住额头间的皱纹说道:「可以救回你的父母的,但是为了国家利益......

「所以伯父......」已经有了预感,田柾国不敢置信得张大眼睛。

「是的,我故意激怒对方,预知他们将会进行报复,我们国家也有了责难的藉口......」朴父拉起田柾国的手,灰暗的脸颊扭曲着,他颤抖得说道:「是伯父让你变成了孤儿,是伯父的错...是伯父的错,柾国啊是伯父的错!」

在田柾国眼里,朴父的肩膀第一次落得那么低,随着地心引力,田柾国的眼泪也不受控制得降落,他跪地朝着上天说道。

「爸,妈,你们是为了国家而死......

泪水滑落至颊边。

「不是任务失败......你们知道了吗?」

-

在得知真相以后,说不埋怨朴父是假的,居住在外,田柾国才能冷静得思考更多。

在闵玧其的引荐以及朴父的暗中帮助下,他顺利得签约当练习生。

人在忙碌的时候可能会暂时忘掉重要的人,但是当他出现在眼前时,那些重要的理由会自然而然地浮现,其实一刻也没有放弃过。

好不容易回到家,朴智旻的脸蛋依旧那样令人着迷,就田柾国而言。

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认真看过他了。

但是没有朴父坦白的原因,有增加丝毫的厌恶感。

胸口也不隐隐作痛了,田柾国放弃了婉转的方式。

找到所爱,好像在有了心脏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

只有在看着他时,心跳才会如此不受控制。

委屈可以吞进腹里,爱意只会因为隐忍而爆发。

哥,你也是吗?

田柾国开始弹起朴智旻给他的吉他。

他的心弦,也只有朴智旻可以奏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