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鲜的资讯,最有趣的事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微文青 > 文章详情

用「钝感力」让自己在尖锐的世界里活下去──《说话的品格》书摘转载 | 妞书僮

2018-11-30 19:09:36 0 位女神已鉴定 我要分享:

钝感与复原

被话语砍伤的伤口,一辈子都难以痊癒

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曾经治疗过一名患者,故事是这样的:一名住在澳洲的女孩,有个极度迷信的奶奶,经常对孙女说:「妳的出生就是个错误,妳应该是个男孩才对,而且妳活不过二十岁!」

女孩感到十分错愕,奶奶说的这番话,深深烙印在她内心深处。女孩长大后, 经常觉得疼痛难耐,儘管她哀号着自己的身体像是快要被四分五裂了,医师们却依旧找不出病因。

几天后,她找上了佛洛伊德博士。他重新检视了女孩的精神状况,说道:

「我想医疗团队的诊断是对的,妳的身体状况非常良好,只是小时候深受奶奶的负面话语影响,所以才会感到疼痛。千万不要把自己囚禁在别人说的话里,请妳挣脱话语的牢笼吧。」

钝感力,让人活下去的动力

不论古今中外,都流传着一句话:「被刀砍伤的伤口很快会癒合,然而,被话语砍伤的伤口,一辈子都难以痊癒。」这句话也近乎真理。

via GIPHY

这是个令人窒息的世界,来自四面八方的尖锐话语不断划伤我们的心,在这杂乱无章的世界里,拚命挣扎奋斗,到头来,我们不禁要问:当尖锐无比的话语瞄準我们的时候,究竟该敏锐以对,还是对外在刺激保持钝感、无动于衷?

着名小说《失乐园》作者渡边淳一曾建议,有这种烦恼的人,「应该要具备钝感力。」渡边淳一表示,「钝感力」能成为一个人活下去的动力,这个词由「钝感」 和力量的「力」字组合而成。

「我不是要你活得像熊一样迟钝,而是要对自己是否过度敏感这件事有自觉,并且适当地以钝感来应对,毕竟你还是要过回自己的人生。钝感力不是少根筋, 反而比较接近复原力。」

钝感力与厚黑学

我们从东方的马基维利主义—也就是「厚黑学」中,也可以看到类似的概念。清末民初思想家李宗吾在《厚黑学》中写到:「平定乱世的英雄豪杰都有个共同特徵,就是『厚』和『黑』。」

在这里,「厚」是指脸皮要比别人厚,才不会被人察觉自己的内心;「黑」则是指黑如煤炭,意思是城府要够深、够黑,才不会被人摸透。

有些人将厚黑学解读成「厚脸皮」,但是近年来,研究这门学问的学者认为, 这是某种「带有迟钝情感的力量」,或「不过度敏感、能够策画大事的力量」, 恰好与渡边淳一的建议脉络相通。

「复原力」﹝resilience﹞,意味着克服挫折感的耐心或力量,在意义上和钝感力有着微妙的重叠。

不因他人的话语轻易影响自己的心情,不因他人的轻言斥责而倍感挫折,亲身实践自己的信念与人生哲学,这种看待人生的世界观与力量,便是钝感力。

木鸡的故事

翻开《庄子》的〈达生〉篇,会看到「木鸡」的故事。

沉迷于斗鸡的齐王下令:

「替我找一只世上最勇猛的斗鸡。」

几个月后,饲主指着一只慢悠悠走在庭院里的鸡,说道:

「大王,您要找的天下无敌鸡,正是这只。」

齐王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再次望向饲主所指的那只鸡,外观看起来毫不起眼,骨瘦如柴,也不像其他鸡那样挥动着翅膀,只是原地不动、抬头挺胸望着前方。满心失望的齐王质问道:

「牠就像一根褪色泛黄的木头!这样的鸡怎么可能天下无敌?」

「那只鸡外表看起来虽然不怎么样,却有过人之处。不管遇到多壮硕的鸡对牠叫嚣攻击,牠的心神依旧安定如常,其他鸡看到牠都吓跑了,根本就是不战而胜。」

说话保持钝感力,保有自我又不伤人

如今,已是凡事靠速度取胜的时代,说话自然也不例外,许多人将对谈时能否即时回话,视为生存的必要条件。

然而,我反而是和近似于「木鸡」的人交谈时,更能够感受到莫大的喜悦。因为他们往往坚持着适度的自我主张,说话却又比别人来得委婉。

宛如流水般温柔,让人舒服畅谈

不主动採取攻击姿态,舒服地与人畅谈,这种人所说的话就像是流水,潺潺地

流动着,提供乾涸的对话一些水分,也能让沸腾的情绪冷却下来。该怎么说呢︙︙ 就像是在言行举止间,保有水气吗?他们所说的话很容易流进我耳里,他们所做的行为也极容易映入我的眼帘。

锻鍊善意的钝感力,按自己的节奏慢慢回应

我们从武侠电影里常常会看到,真正的高手往往沉默寡言,没什么本事的则往往聒噪不堪。后者发现敌人时,会毫不迟疑与对方短兵相接,显得有点反应过度﹝也就是前文说的,过度敏感﹞,进攻也不是很準确,很容易就提前耗尽体力, 屡战屡败。

剑要收在剑鞘内才最威严,轻易拔出的刀剑反而没什么威力,因为剑的大小与锐利度早已摊在阳光下,被人看得一清二楚。

同样的,说话也是一样,唯有在保持适度钝感力的基础下,游刃有余地应对, 说出口的话语才具备品格,言力也会加倍。虽然这个世界对我们并不友善,但生活总是得过下去。如果想要回归日常、想要和因为小事而伤了感情的人们再次谈心相聚,我们就不得不重新开始某些事。

这年头,除了自己以外,一切都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在运转,但是我们总不可能为了追上那个速度而永不停歇地追逐。

或许,在人生中某个时间点,我们需要停下脚步,按照自己的节奏慢慢反应。

我们正处在一个迫切需要「善意的钝感力」的时代。

钝感力不是少根筋,反而比较接近复原力。

这是一种不过度敏感、能够策画大事的力量。

本文摘自《说话的品格:把真心放入话中的24个练习》

用「钝感力」让自己在尖锐的世界里活下去──《说话的品格》书摘转载 | 妞书僮

用「钝感力」让自己在尖锐的世界里活下去──《说话的品格》书摘转载 | 妞书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