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鲜的资讯,最有趣的事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微文青 > 文章详情

花魁青田初见王三爷──《匣心记》连载 5-2

2019-04-22 19:37:55 24 位女神已鉴定 我要分享:

她是九十九地之下,追欢卖笑的花榜状元。他是三十三天之上,操纵着阴谋阳谋的帝国主宰。一支带着血腥色的朱笔,拐弯抹角地辗转着,于命运的考卷上,把他们连到了一起。即使他在万人瞩目中高不可攀,即使她是人群里的尘下尘,穿越万丈红尘,他们也要在灵魂里相拥。

网路9.9分超高评价《匣心记》,网友惊呼唯一一部可以和《甄嬛传》齐头的小说!


  

《匣心记》连载 5-2 

两名伴酒的娈童间,王三爷踞坐在正中,看年岁约莫有二十七八,肤色略黑,眉目生得棱角分明,看起来有一股奕奕逼人的英气,神色倒十分淡淡的。青田不认识这位元王三爷,但她成日打交道的不是高官就是贵戚,早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既然一品大员祝一庆也对该人谦恭有加,又姓「王」——京中再无第二个王家,乃头一号豪门望族,权倾朝野。

她心内一凛,立时就娇滴滴地万福下去,眼波流闪出万种风情,等闲一睐使人瘦。

「见过王三爷。」

从青田出现在门前,王三爷只深望了她一眼就转开目光,想来是见惯了各色佳人,对怎样惊人的美貌也只视若等闲。此时也不过把双目向这里掠一掠,可有可无地点了个眼皮,就再不曾朝她多瞧。

惜珠却在另一头紧盯住青田不放,一双豔眸中满是讥诮,「三爷有所不知,青田姐姐的吹弹歌唱样样出色,莫说在我们怀雅堂,就在整个槐花胡同的小班里也是首屈一指的,有『花魁娘子』的雅号。她肯定是故意迟来,存心讨罚。不罚她好好弹一套大曲,倒辜负了她呢。」

青田与惜珠自幼不和,没一天不勾斗上几回合的,早听出她明里是称讚自己的才艺,实则是暗指自己恃仗花魁的身分摆谱迟到。当即娇笑一声,轻巧地避开了舌锋,「休提吹弹歌唱,只听妹妹这话就知道,同她比起来,连讲笑话我也望尘莫及。贵人在座,我纵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故意迟到。原是琵琶的弦断了,临又换了一套弦,所以耽搁了一阵子。」

祝一庆显然也不愿横生事端,只理一理长鬚,顺着青田的话接道:「讲笑话也好,平日里就算了,今儿三爷在,迟到可不像话。」

乔运则也即刻在一旁温润一声:「老师此言有理,方才大家联句作对,雅也雅了,不妨就来个俗的清爽一下耳目。」他转面青田微微地一笑,「就罚妳讲个笑话吧。」

二人暗暗交了一个眼神,眼神里满是老辣而醇厚的默契,像没有个几十年酿不出的酒。青田心知这场迟到风波就此揭过,便笑盈盈地捧上一只小小的豆蔻盒。倌人陪酒有一条规矩,所侍奉的是哪位客人,就要将自己的豆蔻盒子摆在哪位客人的面前。但看青田先把手中的盒子放在了乔运则的杯盘边,便告坐于他肩后,作势一歎:「情愿领罚。既然我来晚了,无缘见识方才诸位的巧对,只好说个『拙对』的故事博大家一笑。说是河南一个员外,有一个不学无术的儿子。员外出上联说:『门前细水流将去。』儿子对下联说:『屋里高山跳出来。』如此文理不通,把员外气得痛骂了儿子一顿。这一天,父子二人去道观里拜客,一个道士出门迎接。员外一见就哈哈大笑说:『我冤枉儿子了,屋里高山跳出来,果然是有的。』原来呀,这道士名号『高山』,是个跛子。」

房间里不知怎地一下静极,唯有那王三爷笑哼一声,拈起了手里金红两色的珐瑯杯,「道士腿跛,过门槛,得跳。『屋里高山跳出来』,两位没听懂吗?」

「嘿嘿,是。」

「哦,呵呵。」

零碎的笑声中,青田见大家全显出一种极为惶恐的神色,正感到迷惑不解,屋外走入了一名僕从向王三爷附耳一阵,三爷懒懒地放下酒杯,「有事,告辞。」

祝一庆急忙提身,「我送三爷。」殷勤尾随间,一面冲诸人将袖裾一拂,「你们待着,不必送了。」又转头朝三爷咕哝着什么就往外走。

青田也随着众人一併起身行礼,「三爷慢走。」但只顷刻间,她的目光就悚然巨变。王三爷一站起,肩背挺拔,身材高大而魁梧,可每等左腿迈出,右腿才稍显拖拉地跟上,一步就带着右肩稍稍地一沉。但这跛行的姿态却并未流露出丝毫不雅,反而充满了权势的威严。

王三爷稳稳地跨过门槛,随后把头拧回,冷飕飕地道:「乔公子,多谢你这顿饭。」

乔运则的满腹文章都在舌尖打了结,只能冲对方和头也不回的老师祝一庆的背影,头碰脚地弓下腰。

漫长的死寂后,小娈童中的一个绞扭着两手,声音荏弱而惊惧:「青田姑娘,妳可闯大祸了。」

青田只觉心口像是被填了块冰疙瘩,齿关都打起颤来,「王三、王三爷?他、他不是——王家三公子?他是——跛子三?」

等候在雅间外的侍婢们有几人探足而入,最前头的小鬟看着还不满十岁,童言无忌地发问:「跛子三是谁?」

本文摘自《匣心记》

 

 悲欢离合金匣起,死生契阔人面终

  她从青楼名利场到宫廷生死局  他从金灿灿龙庭到白茫茫大地  绝代倌人与乱世帝王  贵贱是天堑,爱情是天梯  身分与生理各有残缺的两人,该如何跨越彼此心中的槛?  她刻苦地学习每一项技能,尤其是如何嗲声嗲气地抱着人,用从里到外的柔软骗取坚硬的金与银,为他去买一个把手中的剪刀换做笔的机会。男人们伏在她身上,一个又一个,她大张着眼躺在最深的烂泥底,含笑仰望着一株花,抽芽吐穗,在红绡帐顶上慢慢地开……  她是九十九地之下,追欢卖笑的花榜状元。他是三十三天之上,操纵着阴谋阳谋的帝国主宰。一支带着血腥色的朱笔,拐弯抹角地辗转着,于命运的考卷上,把他们连到了一起。即使他在万人瞩目中高不可攀,即使她是人群里的尘下尘,穿越万丈红尘,他们也要在灵魂里相拥。  粉妆迎仙客,情绝忆王孙  ──我只见过三十六层地狱,没见过人间,没有更好的出路给你。  青田,幼时就被母亲卖入青楼,长大后凭藉才貌双全成了花街翘楚,在风尘中看尽男人为美色一掷千金,却对家中糟糠妻弃之敝屣的丑态。穿梭在烂泥潭里,她唯一的圣洁,是一个不能言说的祕密。一场计谋,使得心中的这片圣域起了波澜,爱恨的滔天巨浪就要将她淹没。  齐奢,出身皇家却虎狼环伺,身边尽是明争暗斗的腥风血雨,被父亲设计砸断腿,又沦落异国为质,妻、子死于非命,早已不知人性与信任为何物。而现在,他的复仇才正开始。  他与青田都有一颗千疮百孔的心,都是一具遍体鳞伤的身,谁也没在现实面前讨得一丝便宜,跛着一腿的他踏进了槐花胡同,两人的命运就此交织…… 

作者:伍倩

绘者:陈淑芬

出版社: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