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鲜的资讯,最有趣的事物

当前位置:首页 > 微文青 > 文章详情

妞书僮:日本改编漫画连载中!《黑心居酒屋2》新书转载2-1

2017-01-24 18:09:07 167 位女神已鉴定 我要分享:

《黑心居酒屋2:带来回忆的料理》

美音用磨得锋利的菜刀把番茄切成薄片,满满地塞进焗烤盘里,撒上少许盐巴,用研磨器磨碎黑胡椒撒上去,最后再放上多到几乎把底下食材全部盖住的比萨用起司,放进烤箱里。

「等到起司融化,就可以吃了。」 切得漂亮的番茄让两人看傻了眼,美音微微一笑。

「那把菜刀很好切吧?」

育也说的话让美音很想回他:「这是当然的啊!毕竟是厨师的菜刀。」

前些日子,美音为了在工作上受到挫折的小秋请教其他人的意见时,常客中的阿山和阿健以三德菜刀做出了比喻。从此以后,她就更认真保养菜刀了。

小智似乎很佩服地说:「哪像我们家的菜刀,如果拿来切番茄,可得费上好一番工夫呢!先用菜刀的尖端刺进去,好不容易划开皮,接着再用力,就算是这样, 最后至少也都会捏烂一半,没有一次例外的。」

「或许不太可能每天,但如果有时间,最好磨一磨菜刀喔!现在不是有很多方便的磨刀工具吗?如果菜刀够利,做起菜来也会比较开心。」

「这我当然知道 ⋯⋯ 有没有人可以帮我磨菜刀呢 ⋯⋯」

小智叹着气说。美音非常了解她的心情,就连美音自己也不那么喜欢磨菜刀的作业。在店里已经打烊的三更半夜,一个人磨刀霍霍的身影,已经不只是悲惨,甚至有种正在做些什么坏事的感觉。不过,要是懒得保养菜刀,就不可能做出美味的料理。所以还是得对菜刀心存感谢,每天勤奋地磨刀。

「这种事还是男人来做比较适合,你看起来就很喜欢做这种事的样子,不是吗?」

小智说着,瞥了育也一眼。 

「也是呢⋯⋯这么说来,我妈好像也没磨过菜刀,都是我爸做的。」

馨似乎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地说。

母亲做菜的时候虽然也会动刀,但不管是家里或店里的刀具全都由父亲管理。无论再怎么累,父亲都要保养过菜刀,才算是结束一天的工作。

美音在学生时代读过一本时代小说,里头有一句话是:「菜刀如果不利,料理的味道就会变得噁心。」她第一次看的时候,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等到自己站在 厨房里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菜刀的保养是一切的根本。忽略这个根本的厨师,做出来的菜就不可能好吃。那本书想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父亲很重视这个根本,也把这个理念传授给美音。每到一日的尾声,父女俩便 将菜刀一把一把地仔细磨利。母亲看到那个画面,做出完全搞错重点的结论:「妳要是也能找到愿意为妳磨菜刀的人就好了 ⋯⋯」父亲听得都愣住了。

「育也会磨菜刀吗?」

馨唐突地提出这个问题。看样子她和美音一样,也还记得母亲当时的结论。

「怎么可能?」育也有些动怒地回答。

小智垂下眼睫,看着动怒的育也说道:

「你将来如果想吃美食,最好趁现在学会磨菜刀。」

这句话听起来像是求婚的台词耶⋯⋯美音不禁莞尔。

就算育也完全听不出她的言下之意,就算小智的心情因此不复平静,但光是有个可以说这种话的对象就很好了⋯⋯美音不禁有些羡慕。

──哔哔哔!宣布焗烤完成的声音响起,美音这才回过神来。她截上隔热手套,从烤箱里拿出焗烤盘,烤成金黄色的起司在盘子里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

「久等了,很烫喔!请小心享用。」

「哇!好好吃的样子!」

「妳喜欢荷兰芹吗?喜欢就加一点。」

美音同时送上切成碎末的荷兰芹碟子,小智一副「这还用问吗?」的样子,撒了一大堆。起司的热度让荷兰芹顿时变成深绿色。

「我要开动啰!」

小智用叉子把起司、茄子、番茄、培根一起挖出来,送入口中。

「好烫!可是好好吃!」

明明只有用盐和胡椒调味⋯⋯小智不解地歪着头,反倒是一口也没吃的育也向她解释:

「这个理论和比萨一样吧?起司、番茄、培根,再加上茄子的甘甜,只要撒点盐和胡椒,肯定就非常好吃了。」

「没错,育也真了解。因为番茄也是甜的,起司和培根则带有咸味,而茄子产生的水分,正好可以让这些味道巧妙地融合。」

「原来如此⋯⋯育也,你有什么好骄傲的啊?」

「我很厉害吧!」

「厉害个头。连吃都不敢吃的人还好意思说。」

育也被小智一凶,变得无精打采。美音觉得他有点可怜,正要打圆场的时候,小智将焗烤盘推到育也面前。

「吃吧!」

「欸⋯⋯」

「育也,你吃比萨吧?」

「吃啊!比萨又不是番茄。」

「既然你敢吃比萨,应该也敢吃这种番茄喔!」

「可、可是 ⋯⋯」

「都几岁的男人了,不准挑食!哪天我们有了小孩,万一小孩说:『我不敢吃番茄⋯⋯』 到时候该怎么办?难道你打算站在小孩那边说:『我也不敢吃 ⋯⋯』 吗?」

「我才不会 ⋯⋯」

「那就吃下去!你一定会觉得很好吃的。」

小智用叉子戳起番茄和茄子,「啊」地伸到育也面前,育也戒慎恐惧地张开嘴巴。他含在嘴里咬了几口,终于下定决心一口吞下。稍微思索过之后,育也斟酌着字句说道:

「嗯⋯⋯还满好吃⋯⋯的吧?」

「还满好吃⋯⋯的吧?不是这样,是很好吃吧!」

再多吃一点──小智把叉子递给育也,这次换育也自己叉起一叉子的番茄,自动自发地送入口中。

「你看,有心的话还是办得到嘛!」

「啊哈哈⋯⋯这个真好吃!」

「这次挑战成功以后,迟早有一天就连生的也敢吃了。毕竟这个也没有完全煮熟喔!」

「说的也是 ⋯⋯」

「对吧!」小智笑得开出一朵花来。育也望着她,看起来比她的笑容更开心。 美音几乎想为他们拉炮祝福:「很好很好,祝两位幸福。」照这样下去,两人肯定会步入礼堂吧!倘若两人的第一胎是男孩,希望是个不讨厌番茄的男孩 ⋯⋯ 美音心想,将用来做热唿唿南蛮渍的小竹筴鱼放进油锅里。

※※※

「要吃饭吗?」

明明只是打算喝酒,最后总是吃得饱饱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或许这家店的确是家黑店。尽管如此,这家店的客人却无不深爱着老闆娘那种鸡婆到不行的态度。 让客人吃饱喝足、打起精神,再送他们离开。人们无论是抱着什么烦恼而来,都 会踩着比来时轻盈许多的脚步踏上归途。这家以这么便宜的价格做到这个地步的 店,说不定老闆娘本身才是被客人讹诈的对象。虽然这位老闆娘似乎一点也不以为意⋯⋯

「肚子饿不饿?」

老闆娘问第二次了,要开始掂量自己的肚子饿不饿。

「焗烤的分量十足,其实已经饱了,酒也还没喝完⋯⋯」

这种威士忌不适合搭配茶泡饭、咸粥或饭糰吧!但是话说回来,义大利面的分量太多了,今天就到此为止也没关系。然而美音才不会允许这种结局发生。她无时无刻都以将美食塞进客人的五脏庙为己任⋯⋯

「这样的话,松饼如何?」

「松饼?」 那不是小孩子的零食吗?淋上满满枫糖浆的松饼,和加拿大威士忌一点也不对味。这个实在是⋯⋯要皱起了眉头。美音看见要的表情,噗哧一笑。要的脸上几乎都要写着「请不要给我松饼这种甜死人的东西,好吗?」几个大字了!但是美音 装作没看见的样子,拿出马铃薯开始削皮,再用磨泥器磨成泥。将面粉和泡打粉加 到马铃薯泥里,搅拌均匀,接着加入一小撮盐和砂糖,用平底锅煎成小小的圆形。煎过马铃薯特有的香味在店里瀰漫开来,要一如往常地嚥了嚥口水。没多久,美音 将奶油起司和烟燻鲑鱼放在烤好的松饼上,送到要的面前。松饼原本就烤成了小小 的一片,为了食用方便,美音又切成四等分。

「别担心,不会很甜喔!虽然有点怪怪的,但是请用筷子吃吧!」 美音笑着说,彷彿在安抚不爱吃甜食的要。要根本没有时间回答她的说明,用筷子把奶油起司抹在热唿唿的松饼上,再放上鲑鱼,送入口中。原来还有这种不甜的松饼啊⋯⋯ 要惊讶归惊讶,还是很享受起司和鲑鱼的二重奏。这道松饼简直是为威士忌发明的。

「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闆娘微微低下头去。瞧她那自信满满的表情,哪里像是认为这不是什么好东西的表情?要都忍不住想揭穿她了。

烤好的松饼大小刚好填满他肚子里所剩不多的空隙。要将所有松饼都送进五脏庙以后,用一副无可奈何的语气说:

「我认为这家店顶着居酒屋的名号,与其说是黑店,更像是骗死人不偿命的诈 欺。」

尽管如此,美音还是不在乎地说:

「要先生,请你去一次连锁居酒屋看看,他们卖的东西可是比我们家更琳瑯满 目、莫名其妙多了。」

说完,美音又开始认真写起了收据。

(待续...)

 

邻家广告